亚博网App|应用下载

渡远户外不合规行为的风险症:毛利率大降家族式治理尚待改善

“也不是多喜欢旅游生活,就是憋坏了。”一位在校大学生小莹向《港湾商业观察》表达了选择在校露营的原因,“反正也出不去,飞盘、野餐我一样都没落下。”

疫情之下,不得不承认人们的生活方式发生了许多巨大的转变,伴随而生解决人们眼下“想出门逛逛”想法的露营、野餐就火了起来,户外出游的概念一时十分火热。

或是为了赶上此次“户外出游”的概念,厦门渡远户外用品股份有限公司选择了在今年递表上市。当下依旧存在的海外客户过多导致的海外风险问题值得投资者关注,此外,公司的多项不合规行为又是否会对此次IPO带来较大负面影响?

2022年6月8日,厦门渡远户外用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渡远户外”)递表深交所,拟在创业板上市,保荐机构及主承销商为东信证券。

渡远户外成立于2012年,主要从事房车游艇配套产品和水上休闲运动产品行业相关产品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业务。

2019-2021年,渡远户外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19亿元、1.93亿元及3.52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910.53万元、5382.74万元和7550.28万元。均呈现持续增长趋势。

渡远户外在招股书里表示:“房车、游艇在欧美发达国家发展历史悠久,人均保有量较高,市场规模相比新兴市场更大;在我国,房车、游艇市场主要集中于东部沿海地区等经济较为发达的区域。水上休闲运动则主要受到使用场景限制,在靠近海洋、湖泊、河流地区市场需求较大,内陆地区整体市场需求较小。”

或是因为上述原因,渡远户外将市场看向国外。报告期内,渡远户外实现境外主营业务销售收入分别为0.94亿元、1.58亿元及2.87亿元,分别占主营业务收入的79.58%、82.84%和82.37%。

较高的境外收入,无论是关税因素或疫情因素,在未来都或将成为一大挑战。对此公司披露:“报告期内公司出口方式以 FOB(船上交货价)为主,虽然 FOB模式下,公司无需承担运费,但是若未来海运市场价格仍持续上升或处于高位,导致海外客户终端销售价格过高亦或是抑制其订货需求,将对公司海外市场销售产生不利影响。同时,集装箱紧缺等因素导致海运周期延长,亦将影响公司出口销售,降低公司存货周转速度,提高营运资金成本。”

值得注意的是,现金流问题,或许是渡远户外当前需要注意的一项风险。报告期各期末,渡远户外存货账面价值逐年增高,分别为2395.38万元、3262.90万元和6595.18万元,分别占流动资产的比例的33.69%、27.66%和42.37%。渡远户外的周转问题,或许也是其过于依赖海外业务的体现之一。

此次上市,渡远户外计划发行数量不超过1000万股,拟用于水上运动用品和房车、游艇配套产品扩产项目2.50亿、拟用于研发中心升级建设项目1.48亿,拟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的6500万元,侧面可见渡远户外当下对现金流的“渴求”。另一方面,在存货账面价值不断走高的情况下,依然将大部分资金用于扩产,看来渡远户外对未来该市场的需求增量信心十足。

若未来政策改变、疫情影响等出现不利状况,公司现金流的风险敞口上升,公司对此是否有做好提前预测风险防范措施?公司打算采取何种措施以降低该风险?《港湾商业观察》联系了渡远户外,并无收到回应。

在房车配套产品及水上休闲运动产品行业,依照技术和品牌实力,行业内逐渐形成国际知名企业、区域性代表企业和以OEM/ODM业务为主的小规模企业共同参与的市场竞争格局。

渡远户外目前已有70多个产品系列,主要产品包括房车游艇配套的小微型水泵,便携油桶、游艇房车专用马桶等产品;水上休闲运动产品的皮划艇、桨板,其他包括船桨等配套产品。

报告期内,渡远户外主营业务毛利分别为 0.56亿元、0.93亿元及1.33亿元,总体呈持续增长趋势,不同的是,同期内渡远户外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呈现波动。不考虑新收入准则的影响,同期渡远户外主营业务毛利率的分别为47.68%、51.59%和 42.95%。

渡远户外对此解释:“毛利率的变动受原材料与制造费用等成本变动,以及销售结构与销售单价变化等因素影响。2021 年度,公司毛利率较上年度下滑8.64个百分点主要原因为:第一,电机、塑料粒子、五金件等主要原材料采购价格均增加,导致产品成本上升,毛利率下降;第二,受毛利率较低但销售占比增幅较大的滚塑皮划艇影响,水上休闲运动产品毛利率降幅较大,拉低整体毛利率;第三,公司境外销售以美元定价为主,2021年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下跌,换算为人民币的销售价格下降,导致综合毛利率水平进一步下降。”

与此同时,渡远户外的的代工业务占比攀升,或许也在一定程度上压低了主营业务的毛利率。2021年度,渡远户外自有品牌业务收入1.94亿,占比总收入的55.79%;ODM/OEM业务收入1.54亿,占比总收入的44.21%,较去年占比的35.25%有较大提升。

代工业务的比重加大,虽能一定程度上减少厂房和设备等固定资产投资,但产品质量问题的保障却有更大风险。近年来,在代工产品的品控方面出现的问题,于C端发酵并影响到自身品牌的例子,在市场上屡见不鲜。

无论上市与否,企业合规经营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招股书里,渡远户外如实披露了多起不规范行为。如:通过供应商或关联方周转贷款、向不具备资质的第三方进行票据贴现、资金拆借、通过员工代收货款、个人卡代收代付、现金支付等财务内控不规范情形。

渡远户外认为:“拆借资金行为是公司遵循自愿互助、诚实信用的原则发生,双方按约定支付利息,不存在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等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情形;拆入、拆出资金不存在利用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变相吸收公众存款等非法集资资金发放民间贷款的情形。”

渡远户外控股子公司康远精密向不具备资质的第三方进行票据贴现的行为,“虽然违反《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取缔办法》等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但不构成《票据法》所述的票据欺诈行为。”

截至报告期末,渡远户外已将上述财务内控不规范事项全部清理完毕,但报告期内仍发生过两次处罚。

屡屡违规,是否凸显出公司在合规层面存在较大缺陷?何以在违规环节一犯再犯?《港湾商业观察》联系了渡远户外,渡远户外并无相关回复。

细看招股书发现,渡远户外存在着一定的“家族色彩”。林锡臻是渡远户外的实际控制人,直接持有公司 53.60%的股份,并通过连城汇力控制公司10%的股份,合计控制63.60%的股份。

同时,林锡臻也为连城汇力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与林锡臻有兄妹关系的林春女,连城汇力的有限合伙人对渡远户外间接持股2.0%;林锡臻堂姐夫林乐东,连城汇力的有限合伙人,对渡远户外间接持股0.5%;林锡臻远堂兄弟林锡健,为连城汇力的有限合伙人,对渡远户外间接持股0.5%。

著名经济学家、新金融专家余丰慧向《港湾商业观察》表示:“上市公司要公开透明,内部治理结构必须完善,这个完善主要是通过用脚投票和用手投票。用手投票,指小股东以其持有的股权比例或者股票数量为依据,通过公司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表达自己的意见。用脚投票就是上市以后,登记股民或小股东,看见公司经营情况不佳就转让其持有的公司股份或者股票,或退出公司,这会给企业形成一个巨大的压力。而如果在内部治理上,股东结构是‘家族企业’,用手投票的监督机制,就会失去效用。因此当前渡远户外内部的股权结构还需改善。”

这是否会对渡远户外IPO有较大影响?余丰慧认为:“股权结构内部存在家族控制硬伤,这些硬伤不改变的话,对渡远户外的IPO肯定会有影响,投资者要仔细分析,要谨慎投资,防止出现这种投资风险。”(港湾财经出品)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