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亚博网App|应用下载

张瑞敏对话穆尔:这个时代的“商业生态系统”实践者与预言者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e0713.com/,萨索洛队

管理学家詹姆斯F穆尔18岁就参加工作了,那是位于他家乡(爱荷华州锡达拉皮兹市)的一家拥有1.4万名员工的大型电子制造公司。工作一年后,他回到大学继续学习,直到获得哈佛大学认知发展心理学博士学位。

可能是有过这段制造业的从业经验,他做的第一次比较研究,就是对比了两家生产瓦楞纸箱的工厂。两家工厂技术水平相当,潜在雇员群体相同,但一家工厂的生产率就是比另一家要高得多。从那时起,他就认为领导力、公司组织和个人发展才是生产力增长的核心。

1993年,穆尔在《哈佛商业评论》上发表《捕食者与猎物:竞争的新生态》一文。3年以后,他出版《竞争的衰亡:商业生态系统时代的领导与战略》一书。在这些研究文章和书籍里,他提出了一个全新的概念“商业生态系统”。

“商业生态系统”是一个有机的联合经济体,人和组织在这个系统中相互依存,在不断交互中共同进化。当时,迈克尔波特的“价值链”理论正如日中天,很多企业CEO视波特的“五力模型”为竞争的制胜法宝。因此,穆尔提出“商业生态系统”概念,多少显得有些不合时宜。

当然,他并非只是坐在书斋中预言。他撰写这些研究文章时,硅谷一些人已经在这么做了,只是不自知而已,比如英特尔总裁安迪格鲁夫、谷歌前CEO埃里克施密特。特别是施密特,有一次对穆尔说,他们每天都在做一些事情,但好像没有他说的那么好。

让穆尔没想到,海尔创始人张瑞敏将他的《竞争的衰亡:商业生态系统时代的领导与战略》读过多遍,并在日后的管理实践中,主动将海尔打造成为一个商业生态系统。穆尔说要“发展个人生态系统”,海尔就把每一个人发展成为创客,创客可以结成小微,小微又变成链群,链群与用户交互,不断满足用户需求。穆尔说要“让商业生态系统融入更广泛的范围”,海尔就提出“产品会被场景替代,行业会被生态覆盖”的理念,使得所有产品和行业都融入生态,通过社群经济与用户融为一体。

尽管穆尔的书早在20多年前就出版了,直到今天,仍然很少有企业像海尔这样进行如此深层次的组织变革。仅举一例,无论是电商时代的节日大促,还是时下火热的直播带货,都离不开“低价”这个关键词。而海尔早早地就认定,产品硬件只是载体,更重要的生态收入。

因此,当张瑞敏和穆尔9月3日通过视频进行越洋对话时,双方都有相见恨晚的感觉。张瑞敏觉得多年来探索生态之路,穆尔的书给了他很大的启发。穆尔则认为,学者可以看到未来,但还是要靠企业家创造未来。

在张瑞敏看来,“商业生态系统”能不能发展起来,主要还是取决于人。传统企业压制人的创造性,把人变成“工具人”或“经济人”。海尔要把人变成“自主人”,让每个人拥有尊严,体现自身价值。“自主人”是建立生态系统的必要条件。没有这一条,企业就仍是严格的科层制,压制人的积极性。

海尔推动员工创业可谓不遗余力,真正做到了“大众创业”。截止今年8月底,海尔创业平台上孵化了4000多个项目。其中,已有4家上市公司,5家独角兽企业,23家瞪羚企业,获得A轮及以上融资的企业有112家。这是一串惊人的数字,要知道在很多人的印象里,海尔还是那个制造冰箱、洗衣机的海尔。显然,海尔已是生态型公司,大大小小的创业公司,如榕树上的气根,纷纷扎向大地,蔚然成林。

张瑞敏始终认为,人可以成为永不停息的创造“发动机”。只不过,硅谷的创业公司很有创造力,一旦变成大企业,就会变成僵化的科层制。海尔是一个拥有几万名员工的大企业,但他希望克服这一“硅谷悖论”,把大企业变成硅谷,孕育无数创业的小公司。

对此,穆尔不能同意更多。传统大公司组织,抹杀人的动力,消弭人的贡献。企业运作的基础,是建立一系列程序,让员工遵循企业的规则。“这其实就是非人性化的过程,如果仔细思考,和传统的奴隶制也没有什么区别。奴隶是实现奴隶主愿望的手段,现在的大公司也只是把员工当成赚钱的手段,没有考虑到人本身的积极性。”

穆尔深入了解了海尔的“人单合一”模式,感到这一模式确实能将人无穷的潜力发挥出来。这一点,在海尔并购的美国GEA身上体现得最明显。

新冠疫情期间,GEA没有停工,有媒体前去采访,结果找不到高管人员,因为他们都上生产线了。这在美国是不可想象的,企业高管不可能上生产线,但在“人单合一”模式下,这是可能的。

“人单合一”与以往管理模式最大的不同,就是认为不管什么样的国家,不管什么样的文化背景,有一点是不变的,那就是人都希望体现自己的价值,得到别人的尊重。GEA的高管愿意上生产线,是因为个人价值与用户价值已经合二为一,他们付出的越多,得到的也越多。

穆尔很早就提出,应该用“商业生态系统”这个词代替行业,也就是说今后的竞争将不是企业之间的竞争,而是生态系统之间的竞争。例如,英特尔没有把自己限制在半导体行业,而是定位为PC生态系统,最终取得了领先地位。

上世纪八九十年,全球化进程中,最常见的是低买高卖,因此“信息”很重要。到了平台竞争阶段,“信用”变得很重要,因为信用高了,卖的货也就多了。到了生态系统阶段,需要快速且柔性地连接更多的资源方,“信任”就变得非常重要。

生态系统的竞争,涉及企业网络的竞争。例如,海尔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卡奥斯(COSMOPlat)已孕育出建陶、服装等15类行业生态子平台,成为全球最大的大规模定制解决方案平台,成功服务用户3.3亿个、服务企业4.3万家,连接生态资源390万家。包罗万象的气魄,正如“卡奥斯”的本意:希腊神话中的混沌之神,代表着世界的起源。

单纯比拼产品的时代已经过去,就算是耐克这样以产品著称的公司,截止今年5月底,2020财年第四财季也亏损了7.9亿美元。为了清库存,耐克在线上线下都推出了力度极大的打折活动,这在以往是极其罕见的。

海尔要做生态品牌,不断满足用户体验迭代,拥有终身用户。21世纪的企业竞争,比的是谁拥有的终身用户多。海尔要做“体验云”,这是发达国家的企业也不曾做过的。以美国公司为例,科层制根深蒂固,委托代理机制下,信奉股东第一,离用户自然很远。

海尔的衣联网已经吸引服装品牌、洗护品牌、RFID物联技术等近13个行业的超过6000多家生态资源方,聚合6500万生态用户。生态收入占到了衣联网收入的10%以上,是传统收入增幅的8倍。现在,宝洁这样的跨国公司都加入进来了,因为产品在衣联网的售价,比在超市高30%。短短几个月,每个月销售增长率都很高。而在海尔尝试衣联网之前,全世界没有企业这样做过。

在这个充斥着“黑天鹅”的时代,企业需要“反脆弱”,而“反脆弱”的根本,是转变为商业生态系统。因此,张瑞敏才在海尔内部提出“黑海战略”。有别于“红海”的惨烈价格竞争、“蓝海”的有限竞争优势,只有“黑海”能够做到无法被模仿,因为企业的竞争不是产品,而是生态。

9月16日到20日,“人单合一无边界网络开放大讲堂2020”将正式召开,全面展示黑海战略建设成果,与全球11个国家、8所商学院、6大研究中心的商业精英共同探寻物联网时代企业发展新模式。

演讲嘉宾包括伦敦商学院客座教授加里哈默、Thinker50联合创始人斯图尔特克雷纳、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发展学院创新管理学教授比尔费舍尔、量子管理理论创始人丹娜左哈尔等,他们都是长期观察研究海尔模式变革的管理大师。

新冠疫情迫使全球企业探索新模式,也加速了外界对海尔“人单合一”模式的认可。《MIT斯隆管理评论》今年3月就发表文章,盛赞海尔在疫情期间,表现出了远超苹果、丰田等企业的组织韧性。到7月,全球学习“人单合一”的企业已经达到6.2万家,其中五百强企业有24家。海尔的黑海战略已达到可全球复制的成熟度,海尔也从不吝惜传授经验,因为越是开放、包容,商业生态越有竞争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