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网App|应用下载

“马术是我终身事业”

  李振强,一个东莞市长安镇的普通农民,凭借对马术运动的痴迷,成为中国参加奥运马术比赛的第一人。从“马痴”到“农民马王”,李振强与马的传奇故事在国内马术圈里已是众人皆知。今年45岁的他,在第12届全运会上,仍然是很多骑手和马术迷追逐的对象。

  然而,马术带给李振强的并非只有光环。在参与马术运动的19年里,他从千万富翁到濒临破产,在上届全运会中痛失花费千万元购买、因肠胃癌离世的爱马“珍匹”……在享受马术带来的鲜花与掌声的同时,他也独自感受着这项贵族运动的残酷性。用看得见的金钱和时间,换来看不到的精神满足,即使让李振强重新选择一次,他仍会毫不犹豫地投身这项运动。因为这是他一生追求的事业。

  虽然国际马术比赛中也有70多岁的选手,但二三十岁的年轻选手仍是主力军。然而在这个年龄,李振强还不知道马术为何物。

  出生于长安镇锦夏村的李振强原本有令人羡慕的生活。改革开放之后,他与朋友一起涉足土石方工程行业,经过几年的苦心经营,生意逐渐上了轨道。1994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李振强陪着朋友去马场玩,因此与马结下了不解之缘。

  在别人看来不可思议的一次人生转变,李振强却觉得十分正常。他认为,骑马是一件充满魔力的事情,多数人只要接触一次,都会爱上骑马。如果非要找些不同,那就是他首次骑马便迷路了,独自骑着马转了几个小时,终于找到了大部队。而这次与马的单独相处,也许加速了他与马结缘。

  后来,李振强放弃建筑工程挣钱多的生意,一边经营马场,一边练习马术。没有专业的训练环境,一开始李振强全靠自己摸索,为解决一个连贯动作就用了整整3个月。

  “家里人都反对我玩马,当时人们的印象是马术运动员都出自北方草原地区,更何况我已经27岁了!”然而,李振强下定了决心是谁也无法改变的。从1999年下半年开始,李振强以一名编外运动员的身份陆续参加了一系列的国内外比赛。没想到的是,李振强在这些比赛中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特别是拿到了2002年釜山亚运会的参赛资格,李振强也从“马痴”变成了“农民马王”。

  从一个门外汉,到如今中国马术界的重量级选手,李振强一路走来尝遍各种艰辛。

  为了参加北京奥运会,李振强倾家荡产并背负巨债才凑足100万欧元买下了一匹名为“珍匹”的欧洲良驹。令他大受打击的是,“珍匹”在运回中国后仅半年就因患肠胃癌离世,由于国内没有相应的赛马保险,这使他在经济上和情感上都受到重创。

  与马结缘的19年里,李振强在马术运动中投入的资金何止千万,其中有自己的积蓄、朋友的赞助以及体育部门的支持。而他花费的精力和情感,更无法用金钱来衡量。

  他表示,这些年来,自己付出的都是能看得到的东西,但收获却是“看”不到的。他因马术运动而找到了追求和寄托,获得了无穷的动力,每天都过得非常充实,这些无法用钱买到。而成为首个代表中国参加奥运马术比赛的选手等经历,更让他实现了人生价值。

  “很多选手把赛马当成是一项工作,而我却当做一项事业,一项值得为之奋斗终身的事业。”李振强说。

  不管是训练、比赛还是生活,李振强都会随身携带两件“宝贝”,一个是用来看时间的手表,另一个就是一个马形状的玉石项链吊坠。10多年来,这个习惯从来没有变过。

  9月2日遗憾地失去全运会团体障碍赛的金牌当晚,李振强一夜没睡,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何一块眼看就装进兜里的金牌还能溜走。4年一次的全运会,对于马术来说是一次非常难得的机会,即使他是该项运动的常青树,也无法保证自己还有几次这样的机会。

  其实,李振强并不是太在意比赛的成绩,他更享受比赛的过程。凭借着对赛马运动精益求精的渴望,李振强每次都希望做到最好。

  而且,李振强也没有时间去回忆失败与成功,他每天的日程表总是安排得满满当当。参加完本届全运会,他便立即前往北京,准备下一个比赛。

  “我常跟队友们说,从走下领奖台的那一刻,新的比赛就开始了。对于我来说,全运会并不是我可以休息的节点。”李振强说,他的日程表里很少有休息日。每个星期,赛马可以休息一天,而他会利用这一天做一些行政工作,毕竟自己除了是运动员之外,还是一名赛马俱乐部的老板。

  有人经常问李振强,都已经是马场老板了,还需要自己训练赛马吗?每当遇到这个问题,李振强都认为对方不懂行,因为训练好赛马,选手们必须亲力亲为。而且,他更喜欢运动员这个身份。

  此外,李振强开马场也不是为了挣钱,这个生意到目前仍在赔钱。他只是希望有了马场可以自己育种、训练马匹、节省成本,这样他才能在马术运动中走得更远。

  在训练赛马的过程中,李振强的性格也改变了很多。此前,他是一个比较容易激动的人。但自从养马以后,他慢慢变得不再浮躁,耐性比此前强了很多。马的智商并不能与人相比,动作一遍教不会就教两遍,两遍不行再教三遍、四遍……时间长了,李振强的性格棱角也磨平了。

  除了培养马,李振强还培养新人,他和朋友开办了马术学府。不过他培养出来的第一个优秀选手,却是自己的儿子李耀峰。去年只有14岁的李耀峰称雄中国马术节场地障碍大奖赛120CM组别,李振强则夺得140CM组别冠军,上演了父子同夺冠的佳话。

  目前李耀峰一边读书,一边训练,明年的南京青奥会,他很有希望代表中国出战,这让李振强感到十分欣慰,“我现在要求阿峰不能落下学业,将来还打算送他去欧洲留学,参加顶级的马术训练。”

  虽然李振强认为儿子依然要以学业为主,但他仍十分期待儿子能够在马术运动上有所发展。他透露,下届全运会阿峰就19岁了,很可能成为广东马术队的队员,这样父子俩便可以一同上阵。

  45岁的李振强丝毫没有退出赛马运动的想法,如果身体状况允许,他希望能够比到60岁。

  从“半路出家”到中国马术的代表人物,李振强觉得成功秘诀在于坚持。即使有很多问题无法解决,他依然挖空心思寻求解决办法。有些先进的技术动作学不会,他就百次千次地钻研,直到学会为止。正是有了不放弃、不气馁的这股劲儿,才让他在马术运动这条路上坚定地走下去。

  马术被称为是贵族运动,一匹好的赛马值多少钱?比赛中男女选手同场竞技,这个项目为何没有性别之分?中国有2000多年的养马历史,也不乏良种马匹,可马术比赛为何总是难见国产马的身影?日前在全运会马术赛场上,记者与广东马术队“亲密接触”,一起聊聊你不知道的赛马那些事。

  赛马既是马术比赛的参与者,也是赛场上的主角之一。在颁奖仪式上,选手们都会骑着自己心爱的赛马出场,选手们高兴之余,很多赛马也会兴奋地献上精彩的舞步。

  据了解,参赛马匹的年龄都在6岁以上,6到14岁之间是赛马的黄金比赛年龄。不过比赛并不设置马匹参赛的年龄上限,有些实力稍弱的队伍中,也有二十一、二岁的老马,如果与人的年龄相比较的线岁左右的高龄。

  目前品种优良的赛马都来自国外,广东队买来的新马平均年龄在4岁左右。而不同血统、体型、调教水平的赛马,价格也相差很大。有的价值几万元,有的能卖数百万元。

  经过专业人士的调教,赛马会不断升值。比如广东队的“爱将”买来时只有四五万元,经过训练以及几届大赛的磨练,它的价值已上百万,比买来时增长了二三十倍。

  “如果放到国际赛场上,‘爱将’的价格根本无法与国外的赛马相比。北京奥运会上,沙特王子骑的赛马非常昂贵,价格超过1亿元,我们国内选手的赛马连它的零头也不如。”广东马术队领队潘玮说。

  大型运动会的马术比赛一般分为障碍赛、盛装舞步和三项赛3个项目,很多骑手会兼项出战,而赛马却不能,这是因为各项比赛的要求决定的。比如在三项赛中,障碍物的高度只有1.2米,而障碍赛中障碍物的高度最低也在1.4米以上。所以一般来说,障碍赛的赛马跳跃能力较强,盛装舞步的赛马体型、步伐比较优美,而三项赛的赛马相对全能。

  男女同场竞技是马术比赛的一大看点,也是全运会上唯一一个男女同场竞技的项目。在此次全运会马术项目中,15支参赛队共有88名队员,其中女队员有12人。

  比赛中,女骑手因身体相对单薄和瘦弱,在马匹完成跳跃等动作后,她们肢体动作往往幅度更大,但步伐柔美,成为马术赛场上一道独特的风景。

  为何只有马术比赛选手不分男女?原来,马术比赛并不是骑手直接比拼,而是要通过操控赛马展示自己的实力,而且这项比赛并不是一个非常消耗体力的运动,所以性别差异不大。

  “这个项目需要选手有较强的平衡感,而且会动脑筋,因为操控赛马是一项十分细腻的技术活,什么时间作出辅助动作,用什么样的力度去做,都可能达到不同的效果。”潘玮介绍说。

  要想获得好的成绩,必须达到“人马合一”。而且,并非好的骑手配上好的赛马就必然出好成绩。这还要看骑手和马有没有“缘分”,“买马就像挑媳妇一样”。当然,一般来说,骑手与赛马的水平最好相匹配,也就是好的赛马最好配备好的骑手。否则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好赛马可能因为骑手的水平太低而降低了自己的水准。

  此外,即使是同一名骑手,他们在驯养不同赛马时使用的方法也不一样。因为每匹赛马都有自己的习性和特点,不像自行车一样可以批量生产,这就需要骑手因材施教。

  由于目前还没有赛马教育专业,所以广东队只能通过其他项目选材。广东队的骑手多数来自业余体校,有撑杆跳运动员,也有的来自田径、武术等项目。

  马术比赛不仅选手们男女同场竞技,而且很多队的领队也是女性。在参加此次全运马术比赛的15支队伍中,女性领队便多达6人。对此,潘玮认为,马术队的领队情况特殊,既要管人又要管马。每次比赛,还要操心马匹、饲料运输等杂事,所以要求领队的工作更加细致,也许女性在这方面有一些优势。

  作为六畜之首,马在中国历史发展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在很多古代小说中,“大宛马”、“赤兔”、“的卢”等名马屡见不鲜,然而到了现代马术比赛中,却很少见到中国马的身影。

  “中国的马不是不好,只是不适合比赛。”潘玮说,中国自古以来养马的目的多用于农业和军事,要求马有较强的耐力、速度或体力,在这些方面,中国马还是很有优势的。现代马术运动并不比这些,更看重马的体型、步伐和跳跃能力,在这方面欧洲的马较有优势。参加比赛只是马众多功能中的一项,所以总体来说,不能说中国的马不如外国的马。

  近二三十年,广东在国内赛马赛场一直扮演着重要角色,这得益于广东体育对马术项目的重视。

  “我们从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聘请外教,队员参赛机会多、训练系统。当然这需要非常大的投入,我们队的资金都由省体育局提供,为我们提供了很大的支持。”潘玮说,如今有些省队在走市场化路线,这条路还不算太成熟,广东队未来也会有这方面的考虑。

  与其他项目相比,马术运动的后备人才比较紧缺。一方面这是个“烧钱”的项目,想玩玩骑马花费不大,但专业训练以及购买马匹都需要巨额投入。另一方面,该运动没有群众基础,这为后备人才的储备制造了不小的难题。

  两导弹向中东发射港姐陈凯琳 富二代李嘉诚 弃港投欧美航母赴红海游戏 东方妓女宁波司机撞人割喉北京购车摇号新方案游客故宫斗殴李雪主 新发型李宗瑞获刑18年半福清路人遭割肉蒋洁敏 免职微软收购诺基亚七条底线万购贝尔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